五代十国大汉奸的儿子,特别聪明,活到宋朝,人称贤帅

三个月前,九四八年的正月,左卫大将军王景崇接到宣见的命令,连忙跑到宫里后,王景崇被叫进内室,见到了重病的刘知远。

五代十国大汉奸的儿子,特别聪明,活到宋朝,人称贤帅

《五代十国的枭雄们》连载中……

这是一场奇怪的叛变,奇怪之处不在于声势浩大,而在于叛乱的人一开始是去平乱的。

三个月前,九四八年的正月,左卫大将军王景崇接到宣见的命令,连忙跑到宫里后,王景崇被叫进内室,见到了重病的刘知远。躺在床上的刘知远向他交代了一句话:

“赵匡赞、侯益的心,现在都猜测不到,你到了以后,如果他们马上入朝,就算了,要是拖延观望,你就看着办吧。”

当然,了解刘知远套路的人都知道,所谓的看着办包括拘留,有期徒刑,死刑等,并不限处理方式与手段。这看上去,赵匡赞、侯益的小命已经攥在了王景崇的手里。但从后面的发展来看,这两人应该是王景崇的对手派来玩他的。

赵匡赞,幽州人,神童,七岁诵书二十七卷,平时爱好写诗,行为举止文雅,接人待物有礼,管理部下有方,宋史评价近代贤帅也。

这样的人应该是三好学生优秀干部五好战士文明标兵,怎么也不像闹事的。但赵匡赞吃亏就吃亏在出身上。

他的父亲是赵延寿。

五代十国大汉奸的儿子,特别聪明,活到宋朝,人称贤帅

情况就不用多介绍了,刘知远称帝后,赵匡赞研究了一下情势,做出一个决定:投靠后蜀。

凤翔节度使侯益跟赵匡赞做出了同样的选择,原因也很简单,侯益曾经在耶律德光的伪政府里任过职。凤翔节度使这个差事就是耶律德光任命的。

听完刘知远的指示,王景崇出发了,据史书记载,王景崇同志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人,他一直在等待着这样一个表现机会。可兴奋之下,王景崇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刘知远交给他的是一个绝密任务,这个任务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这有点像谍战片里的单线联系,优点是保密性好,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,万一上面的线掉了,下线就会跟组织失去联系。

王景崇没有想起跟刘知远要一份书面文件。这可能跟刘知远病重无法提笔有关系。

这个不经间的疏忽造成了王景崇最后的悲惨结局。

不管怎样,王景崇还是出发了,领着一千多人兴冲冲地来到长安,这里,他要执行刘知远交给的第一个任务:考察赵匡赞的忠心。

“赵匡赞呢?请他来见我。”刚进城门,王景崇就直接开展起工作,然后,他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。

“赵太尉已经赴京见圣上了!”

溜了?

事实确实如此,在身边人的劝告下,赵匡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明白背叛中原、走父亲的老路没有好下场,只有放下思想包袱,回归中央才是唯一出路。

想清楚后,没等组织部来的年轻人王景崇找他谈话,他就先行出发,前往开封了。

我们已经介绍过,赵匡赞活到了宋朝,还被称为贤帅。此次入京是一次关键的选择。

对于王景崇就不太美妙了,正比扫黄办的来了,偷情的竟然领了结婚证,这让王景崇先生情何以堪。

但事情并没有坏到底,毕竟还有凤翔的侯益嘛。

王景崇马上出发,奔向凤翔,跑了赵匡赞,可别又走了侯益。

幸好,来得及时,侯益还在凤翔城内呆着没走。

这就好办了,斩了侯益,事情顺利办完。可关键时刻,王景崇犹豫了。

事情坏在刘知远身上,刘知远给人家下了密令,不但不提供保单(书面文件),还不保重身体,竟然撒手西去。遗嘱我们也知道,只交代了两件事,一是让四大金刚杨苏史郭扶持幼主,二是对付杜重威。

这就不好办了,要是杀了侯益,新上任的皇帝又不知道这件事,岂不是犯错误?

五代十国大汉奸的儿子,特别聪明,活到宋朝,人称贤帅

事情陷入了僵局,而侯益已经觉察到了危险,并做出了一个决定:求情。

侯益请了一个人前来求王景崇,据记载,此人是王景崇的老乡。大概是老乡容易说话,但民间有语,老乡见老乡,背后开一枪。

见面后,这位老乡说了一通话,大意是将军已经位重权高,应该要知足了,何必要通过害人来提高自己的地位。

目前为止,还算是讲道理摆事实,属于说情的正常范围,但这位老乡为了增强说服效果,又加了一句:

“侯益的亲戚朋友老部下很多,要是你动他,只怕要大祸临头。”

这那里是说情,明明就是恐吓,王景崇简单明了地给出了答复:

“滚(子去),你别为他说话(勿为游说),我要杀他全家!(吾将族尔)。”

王景崇是真火了,这也难怪,大老远的来了,能杀的却跑了,逮住的又不敢杀。但王景崇再次犯下一个严重的错误,所罗门·噶比罗告诉我们:一句话在你没有说出口之前,你是它的主人;一旦说出了口,你就是它的奴隶。

没多久,王景崇就得到了一个消息:侯益跑了。

得罪侯益是王景崇所犯的最大错误,史书评价王景崇聪明机敏善于辩论(明敏巧辩),处理人事也是一把好手(善事人),而史书对侯益的评价只是拳勇两字,打拳的一般是搞不过动脑的,但老师教导我们,尽信书,不如无书。史书有时也会骗人的,比如侯益也是脑袋界的人才。

据记载,侯益资历很老,其从军历史可以追溯到李克用时代,应该引起注意的是,侯益经历过李嗣源的魏州之乱,李从珂的凤翔之叛,这两次的一开始他都站错了队伍,第一次站在李存勖一方,第二次站在李从厚一方,但在最后时刻,侯益都能够及时换道。

这是一个对危机有极强嗅觉的人,听到消息后,侯益连家属都不管,直接骑匹马就朝开封奔走了。

来到开封,侯益见到了新任皇帝刘承祏,他马上要回答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:

“你为什么勾结蜀军?”

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,侯益却马上给出了答案。

“我是要将这帮蜀军引出来,然后全部消灭掉!”

这都行?骗小孩吧。事实告诉我们,这确实行!皇帝陛下笑了笑,接受了这个荒唐的解释。

当然,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侯益是做了工作的,进京后,侯益拜见了朝中各位实权人士(附礼品),比如苏逢吉,杨邠,史弘肇们,郭威有没有收就不知道了,反正侯益顺利脱困。

侯益没事,那王景崇自然就有事了。

身在凤翔的王景崇很快就收到了消息,在开封的侯益四处散布他的谣言,准备把他包装成继杜重威之后的又一反面典型。

没多久,一个任命证实了这些传言,侯益被任命为开封尹。

王景崇跟唐僧一样,带着建功立业的伟大理想西进的,可没想到的是,妖精都有背景,全都没事当了官。

不久后,王景崇接到一个命令,任令他为邠州留后,还特地交代“便道就官”。

一般来说,被任命为节度使,是需要到京城向皇帝辞行,感谢一下朝廷,感谢一下皇帝陛下,顺便领下节度使的装备。而所谓便道就官,就是不必进京,直接上任。

连解释对质的机会也没有了,这样去邠州,等待他的只怕不是夹道欢迎,而是夹刀欢迎。

那就如他们所愿,反吧。

在决定造反之前,王景崇叫来了一个人。

这一路来,王景崇步步走错,一步一个坑结结实实的走到反叛的道路上,但这位兄弟毕竟是聪明人,早在长安那会,他就准备好了一个帮手。

进入长安时,王景崇还有一项工作,就是击退前来接应赵匡赞跟侯益的蜀兵(当然,蜀兵也被赵侯两位耍了一通),为了充实兵力,王景崇准备收编一下赵匡赞的牙兵,但又怕这些牙兵半路逃跑,于是,王景崇放出口风,准备在这些牙兵的脸上刻字。

这是一个不厚道的事情,毕竟人家又没犯罪。在士兵脸上刻字那是刘仁恭刘窟头干的事。

果然,牙将们纷纷反对,此时,有一位军校主动找到王景崇,表示愿意在脸上刻字,以后就追随帐下。

这位刺青爱好者叫赵思绾,魏州人。大家都知道,魏州的同志可不一般,这些年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当中,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赵思绾退下后,有人提醒王景崇:

“赵思绾这个人凶暴难制,不如杀了省心。”

王景崇微笑着否决了这个提议,要的就是凶暴难制。

见到赵思绾后,王景崇拿出一张调令,告诉他,朝廷要将长安的牙兵调进京。

进京?赵思绾狐疑的望着王景崇,希望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些风声。

王景崇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话,就让赵思绾脸色大变。

“你还记得杜重威的事吧。”

这里介绍一下,杜重威投降后,好坏还活了一段时间,而跟随杜重威闹事的一百多名军校全部被斩,据记载,这个建议是郭威同志提出来的。

望着赵思绾颤抖的背影,王景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事情总算有一件是在王景崇掌控之内了,赵思绾们向京城进发,经过原单位长安时突然发难。

赵思绾实在是凶暴难制,趁长安守门的跟他打招呼,猛然拔出对方的剑将人砍倒在地,又招呼兄弟夺取城门,攻下兵库,占据了长安城。

凤翔,长安已经起事。

欢迎大家点击下方横条关注本专栏《五代十国的枭雄们》

"五代十国大汉奸的儿子,特别聪明,活到宋朝,人称贤帅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