仗剑天涯玉作伴—古代玉剑饰

大美之色“玉”与“剑”的相逢剑是冷兵器时期的重要武器,在今人的心中,古剑似乎总是与战火狼烟、金戈铁马紧密相连。

仗剑天涯玉作伴—古代玉剑饰

大美之色

仗剑天涯玉作伴—古代玉剑饰

“玉”与“剑”的相逢

剑是冷兵器时期的重要武器,在今人的心中,古剑似乎总是与战火狼烟、金戈铁马紧密相连。但也有这样一些剑,它们通常不具备实际的使用功能,却仅仅作为佩戴、悬置之物,成为主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玉具剑便是其中的一种。

玉具剑,顾名思义,是以良玉美石装饰的一类古剑。玉具剑由春秋战国兴起,至汉代达到极盛,汉以后逐渐衰落、消失。春秋战国时代士人尚武,诸侯贵族和政府官员普遍佩剑。“古之君子必佩玉”,同时,士人也酷爱玉器,随身佩玉,故《礼记·玉藻》载:“君子无故,玉不去身,君子于玉比德焉。”玉被赋予了强烈的道德色彩。玉与剑,一文一武、一柔一刚,玉剑相逢,便成就了文武相配、刚柔相济的完美结合。

一套完整的玉具剑,通常包括四件玉饰,即玉剑首、玉剑格、玉剑璏、玉剑珌(bì)。玉剑首和玉剑格是固定于剑身之上的玉饰,体型较小;而玉剑璏和玉剑珌是装饰在剑鞘上的玉饰,常穿绳用以悬挂、佩系,体型相对较大。

仗剑天涯玉作伴—古代玉剑饰

世人之主,皆以珠玉戈剑为宝

历史上,玉具剑是一种代表贵族身份的宝物,也是一种珍贵的馈赠礼品。

《说苑·反质》曾载:“经侯过魏太子,左服玉具剑,右带佩环,左光照左,右光照右。太子不视。经侯曰:‘魏国有宝乎?’太子曰:‘主信臣忠,百姓戴上,此魏国宝也。’经侯应声解剑而去佩。”这则故事反映出,当时贵族阶层多视玉具剑与玉佩饰为宝物。

至汉代时,此风更盛,并成为相互馈赠的礼物。西汉时,仍以战国时流行的“世人之主,皆以珠玉戈剑为宝”(《吕氏春秋·侈乐》),以佩戴“玉具剑”为时尚,特别是加之工艺技术的不断发展,所以汉代玉具剑上的玉质装饰物较之战国数量大增。虽然造型、工艺基本继承了战国传统风格,而图案纹饰则更加新颖别致。器面除琢饰兽面、云纹、谷纹外,尤以浮雕的蟠螭纹最具特色。其布局合理,生动巧妙,碾磨的圆润细腻,华丽精细,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

历史上,玉具剑是一种代表贵族身份的宝物也是一种珍贵的馈赠礼品。

《说苑·反质》曾载经侯过魏太子,左服玉具剑,右带佩环,左光照左,右光照右。太子不视。经侯曰:魏国有宝乎?’太子曰:‘主信臣忠,百姓戴上,此魏国宝也。’经侯应声解剑而去佩。”这则故事反映出,当时贵族阶层多视玉具剑与玉佩饰为宝物。

至汉代时,此风更盛,并成为相互馈赠的礼物。西汉时,仍以战国时流行的世人之主,皆以珠玉戈剑为宝《吕氏春秋·侈乐》,以佩戴玉具剑为时尚,特别是加之工艺技术的不断发展,所以汉代玉具剑上的玉质装饰物较之战国数量大增。虽然造型、工艺基本继承了战国传统风格,而图案纹饰则更加新颖别致。器面除琢饰兽面、云纹、谷纹外,尤以浮雕的蟠螭纹最具特色。其布局合理,生动巧妙,碾磨的圆润细腻,华丽精细,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

剑鼻玉饰——玉剑璏

在几种剑饰中,璏占的比例最大,玉剑璏俗称文带,也有称为玉璲者。

玉剑璏是镶嵌于剑鞘上,供穿带佩系之用。璏嵌于剑鞘中央,正视为长方形,其上雕琢云纹、兽面纹、螭虎纹等纹饰。底下有一方框,便于革带穿过,可固定剑于腰带上。目前所见最早的玉剑璏是战国时期的,汉代剑璏体积较战国加大,下面的孔高于前代,孔的上壁厚于下壁。剑璏表面用勾撤法起边挖地雕出边框,并琢有螭虎纹和兽面纹,制作细腻,磨制光滑。

玉剑璏在古代是地位和权利的象征,是贵族特有的配饰,用它陪葬是古代上流社会贵族的惯例。

乳白色地,正面有红褐色斑纹。穿部有褐色沁。通体素面,俯视呈长方形,两端向下弯曲,下有一高起的长方形穿孔。

青白色。穿部褐色沁。通体素面,俯视呈长方形,两端向下弯曲,上雕刻一龙一凤,龙身弯曲,卷尾向上。凤尾上翘,两首相互对视。下有一高起的长方形穿孔。

乳白色,底部褐色沁。通体素面,俯视呈长方形,正面较平两端向下弯曲,上雕刻一兽纹,背有一高起的长方形穿孔。

青色,褐色沁。通体素面,俯视呈长方形,正面较平两端向下弯曲,上面刻谷纹以阴线勾连。背有一高起的长方形穿孔。

乳白色,有黄色沁。通体素面,正面呈长方形,两端向下弯曲,上雕刻兽纹,下有一高起的长方形穿孔。

出鞘之剑,比寒于冰。剑给人的第一印象,便是寒彻心底的生命掠劫。而良玉美石,则以一种全然不同的姿态,温润恬然地包容着万物的性灵。“言念君子,温其如玉”,《诗经·秦风·小戎》以美玉温润的特征来形容君子儒稚谦和的品格, 《礼记·玉藻》亦载有“君子无敌,玉不去身,我国古人对玉的珍爱可见一斑一一生前以玉饰己,身后亦不忘携其入土。故而玉石的光芒不是任何堆叠的辞藻或戏谑的思辨所能避蔽的。其禀于内而非形与外的独特个性,悄然流溢于无可比拟的古拙圆融。

思量至此今人不仅要感叹,我们的先人是何等的聪慧,让一件闪着寒光的冷兵器在温良玉石的抚慰下,收敛了杀气,代之以君子般雍容高贵之仪。而今天,古人的荣耀已被镌刻成历史的碑铭,博物馆玻璃橱窗前的我们,唯有透过这些于年前的璞玉顽石,解读时光的暗码.指引l前进的年轮。

别忘了

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

有彩蛋:

物呈心净—文房杂项专场(三)

正在进行中......

等你来!

近期热文链接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了解更多

"仗剑天涯玉作伴—古代玉剑饰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